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裴建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艺术人物】裴建华:一幅作品的回忆

2014-01-21 21:29:56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陈博
A-A+

  裴建华

  导言:裴建华,1940年生于武汉,曾为深圳市美协副主席及首任深圳美术馆馆长,创作了大家熟识的被誉为“红色经典”的油画作品《西沙女民兵》,亦为深圳美术馆及深圳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作为老一代的深圳艺术家,他的创作代表了深圳“本土”艺术的一个方面,也见证了深圳的艺术发展。

  油画外的求索

  “何谓文人画?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工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文人画之要素: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1921年,在中西画论争达到白热化时,陈师曾在他的《文人画之价值》一文中用着略显古旧的文言,以平和的姿态阐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当下意义;在以当时西方最新美学成果解读中国绘画、用中西共存的人文精神认证文人画价值的同时,也创造性的赋予了“文人画”更为广阔的含义和更广阔的群体基础。时过境迁,当如今人们日益开放的心态足以提供各画种、各门派、各观念以发展之地时,陈师曾笔下“文人画”的含义也到了再一次扩延其范围的时候了,突破艺术门类的界限,成为“大艺术”共有的美学原则之一,而非不作反抗的怜悯低鸣。

  写下上段话并非一时凭空之念,却是在采访了深圳美术馆首任馆长裴建华、遍观其现有作品后的感想。裴建华的主要精力虽在油画创作上,却于画里画外无不透露着陈师曾笔下的文人气质,我想,拿“文人画”关照裴建华的创作,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裴建华1940年出生于武汉的一个中医家庭,童年适逢解放战争时期,动荡的局面使所有的新式学堂瘫痪了。借助于其父亲的关系,得以入学私塾,那里的传统式教育,让裴建华经常执毛笔书写,所习古文的朦胧感营造的无限遐思空间和不同于白文的优美字句组合方式更是无限的开拓了他的想象力,据裴建华回忆,一次“父亲教我张继的《枫桥夜泊》,读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时,一种由诗意转化而成的画境美深深地触动了我”。平素家中良好的文化氛围也造就了裴建华对于优美和谐的向往,其父在维持家庭的生计之余,会画上几笔花鸟、写一些书法作品,偶尔的朋友雅会也让幼年的裴建华铭记在心:“家里的朋友送给我父亲一个条幅,单单宣纸的质地就让我觉得很有味道,上面写着‘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我那时便是知道这些章句的,字写得很美、很好看,我就有兴趣了,学的是你喜欢的就有动力……”

  长大以后,裴建华着迷于十八、十九世纪的俄罗斯文学,像屠格涅夫的《猎人日记》、普希金的《上尉的女儿》,以及托尔斯泰、契科夫等作家的作品,喜爱着里面对正义的倡导、对崇高的向往、对弱者的同情、对向善的提倡,喜爱到省下微薄的钱去买,即便在吃饭时也看着不放的境地。裴建华自言:“中国的古典文学、接触到的外国文学以及儿时对书法国画的临习对我的影响非常大”,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他个人的行为修养上,更是融入他的油画创作,而这种融入可说是一以贯之的。我们能够很容易的从裴建华的各时期作品中发现这种影响,“每一幅油画都有着一个主题,有一个诗情,如《春雨江南》《江南三月柳如烟》《雨歇》……我很享受这个,一种诗意的情怀。”

  岁月荏苒,很快的,时间到了“文革”的末期,也是裴建华即将迈入艺术创作自觉的时期,在此阶段,“裴建华”,这个名字被国人记住了。

1 2 3 4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裴建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